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任泽平与司马南之战,一个在骂街,一个在诅咒|世界快播报
来源:谭浩俊     时间:2023-01-25 11:08:51


(相关资料图)

都说兔子是温和的,没有想到,兔年刚到,一场骂街大战就在网络展开。一方是近几年十分活跃的任泽平,一方是从不甘寂寞的司马南,都是网络大V,都是收割流量高手;都不缺钱,却都在拼命赚钱;都看似正直正派,却都有一些为人不齿的行为。

此次大战,从表面看有点“学术”意味,实则代表的都是各自所在的利益集团,而非真的如争论内容所表达的那么美好、那么高尚、那么理直气壮。更重要的是,两人在具体的行为当中,与其骂街、诅咒中表现出来的更是大相径庭,大有连遮羞布都不想留的样子。甚至司马南还祭出了起诉任泽平的大旗,到头来,可能法院也懒得管这种破事。

此次骂街大战,起因是:1月18日,也就是兔年春节的前几天,任泽平发了1篇微博,大意是:有人说中国要搞计划经济,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些年否定市场经济、民营经济的言论,该管管了,采取实质性有力措施提振民营经济信心,等等。

虽然没有点名道姓地指司马南,但是,这些年来,司马南是对民营经济最没有好感的人,是一直在贬损民营企业者,甚至用揭露联想在改制时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来证明民营企业是有“罪”的,不能容忍民营企业存在,要恢复到国有经济时代。自然,司马南对任泽平发布这样的微博大为不满了。

1月22日,也就是兔年春节,司马南以《明人明察:警惕任泽平》予以了回应。个中写道:“任泽平最近以特别高的调门和特别高的频率,要求封杀不同声音。”当晚,又补发了一些内容,意思是:任泽平在担任恒大首席经济家时出的名,恒大的钱是借的国家的,给任泽平发每年几千万的工资,但任泽平的学术思想是自己的,自我标榜“值”20000亿,但理论没有结合实践(暗指任泽平任职恒大的不成功与甩锅),与“卖拐”何异?

不难看出,司马南是用“诅咒”的方式反击任泽平的,因为,任泽平在恒大期间,年薪是1500万,三年拿走了4500万。但是,恒大却是一个负债超20000亿的大“负翁”。作为恒大的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自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将任泽平的4500万薪酬与恒大的20000亿负债紧紧绑在一起,这个“咒”的力度还是挺大的,也是任泽平心头最大的痛之一。经济学家刘胜军教授就多次对任泽平在恒大的高薪酬予以强烈抨击,任泽平对此的回应则软弱无力。司马南的这次“薪酬咒”和20000亿“债务咒”,不亚于王母娘娘“送”给孙悟空的那个“咒”。

对司马南的反击,任泽平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很快地,就予以了反击。任泽平在反击中明确表示,司马南是全网皆知的打击民营经济信心的坏人代表,曾提议“民营企业退场离场”;司马南房子、家人都在国外,灵魂已出轨国外,肉体留在国内干什么,为什么不去国外和家人团聚;批评司马南制造舆论恐慌、打压民营经济信心,对抗“两个不动摇”精神;解释了“司马夹头”的来历,亦即司马南赴美与家人团聚,却被电梯夹了头,等等。

说实话,就两者目前的骂战来看,感觉司马南略胜一筹。因为,司马南的“诅咒”,显得更狠一点,也更毒一点,可谓击中了任泽平的软肋。而任泽平则有点歇斯底里,甚至泼妇骂街的感觉。如“灵魂已出轨国外,肉体留在国内干什么”、“司马南赴美与家人团聚,却被电梯夹了头”,这些话看起来很毒,实际毒性不大,远没有高薪酬和20000亿那么狠毒。也就是说,骂街与诅咒相比,在力度上是相差比较大的。

更重要的,1月24日晚,司马南还发布了一个视频,标题叫《我为什么要起诉任泽平,许家印的谋臣不是挡箭牌》。虽然是否真的会起诉,需要观察,但是,力道明显高过任泽平。在这轮骂街大战中,感觉任泽平有点自取其辱。因为,他原本是想站在支持民营经济的制高点上痛击一下司马南的,没有想到却被司马南成功转移话题,把重心转到任泽平在恒大的高薪酬问题上。而任泽平不仅没有意识到已经被司马南带偏,反而用司马南在反美问题上的表里不一、言行不一、阳奉阴违来反击,结果,入了司马南的套了。如果任泽平坚持在民营经济问题上痛斥司马南,让身后的民营企业家们站出来为其发声,司马南的处境就会比较艰难。就算有部分网民对其表示支持,大多也是被他反美的假象所迷惑的,只有支持的本领,没有帮助的能力。而民营企业家的力量则是无可低估的,是对任泽平有巨大帮助的。

标签: 经济学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