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格雷资产董事长、创始人张可兴:重配硬科技,科创50涨一倍值得期待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时间:2023-01-24 11:08:15

红周刊 特约丨张可兴

兔年到来,感谢《红周刊》的邀请,也很高兴和《红周刊》的读者朋友们再次相聚。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红周刊》是专注二级市场投资的老牌刊物,笔者读着它进入投资界,也与其一起发现投资机遇。对于兔年的市场机会,笔者整体上是偏乐观的。

如果说2022年市场的投资体验比较差,2023年可能会让大家眼前一亮。笔者认为,2023年股市可能将会出现结构性牛市,就是指数将处于一个由底部震荡向上的过程。当然,也不排除会出现全面牛市的可能,这主要取决于经济复苏的程度以及政策扶持的力度等。

对消费和互联网平台公司

不能预期太高

在具体操作上,我们不建议投资者追涨权重股。实际上,以上证50和恒生指数为代表的权重股,自2022年10月底以来持续反弹,因为短期积累了巨大涨幅,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出现回落。

以白酒龙头为代表的核心资产就是典型。目前,核心资产正在不断反弹,结合历史情况来看,这可能只是反弹而非反转。A股市场2005年-2014年的几轮牛市,领涨板块结束上涨后均有一个将近三年左右的调整时间,包括曾经的美国漂亮50也是如此。而核心资产的牛市起自2016年,到2021年年初持续了近五年,如果按三年的维度来看,核心资产的调整很可能会持续到2023年底。同时,美国经济仍处在高通胀中,即使现在是处于加息周期的末端,依然对提升股票估值不利。在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为3.5%左右的情况下,白酒龙头维持30倍~40倍的估值已经是极限了,要是期望其估值升到50倍~60倍,甚至是2020年全球大放水时的70倍(当时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为0.5%),可能性已经不高了。

从核心资产的业绩、估值等方面来看,如在业绩方面,核心资产业绩高速增长的时期基本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很可能会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增长甚至是增速下滑。比如白酒领域,虽然疫情防控已经放开,白酒消费起来了,但这只是疫情对消费场景的影响消除了,并没有改变整个白酒行业的消费周期。自2016年以来,白酒龙头产品的批价已经经过了近五年的上涨,与人均可支配收入、GDP的比值基本上都处于相对的高位,那么其接下来大幅提升的空间就会相对有限。

更重要的是,在白酒产品的批价上涨的同时,经销商是在不断压库存的,一旦行业的价格带不再提升,个别企业的报表可能就会出现一些风险了,我们是希望在看到这些风险释放之后再进场。如果白酒行业能够跌到25倍市盈率附近,我们可能会考虑去加大仓位的。在目前的位置上介入的话,我们觉得未来三年的收益率可能不会太高。

与白酒类似的还有互联网平台领域。如港股的互联网龙头,我们过去看好它的逻辑主要是云计算和金融业务组成的第二增长曲线,认为这两个业务有可能再造一两个同等量级的公司出来。但在国家安全这种导向面前,所有的商业行为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综合来看,其已经失去了部分想象空间。

另外,互联网公司最核心的基本盘是用户数,如Facebook、谷歌等,其用户数增长基本上都已经放缓了,这表明其未来收入的增长也将放缓,而港股的互联网龙头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并且Facebook等都是全世界的生意,中国的App几乎都没做到这点,所以,港股的互联网龙头的股价很难在短期内再达到2021年初高点。

所以,对于白酒、消费互联网等领域的投资,我们主张阶段性投资,就是说涨多了可能会减仓,跌下来可能会加仓。这也是我在2022年投资过程中的一些领悟。目前,我们在这两个领域正处于减仓阶段,持仓权重都降到了10%左右。

“硬科技”可能会引领A股结构牛市

我们主要重仓的领域是“硬科技”,我们认为接下来硬科技可能会引领A股结构性牛市。比如具有代表性的指数科创50,就很有可能会复制2013年~2014年创业板的走势,当时指数由最低点至最高点翻了近五倍。综合考虑科创50业绩、估值等因素,指数涨一两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看多硬科技最核心的逻辑是,它已经被二十大定调为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这就像2002年定调发展城镇化、工业化,煤炭、钢铁等周期股迎来大牛市,以及2012年着力发展创业板一样。所以,我觉得未来硬科技的发展速度大概率将凌驾于其他所有产业之上。

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产业不行了,只是说它们不再是主角了。市场只有主角才会创造超额收益,其他配角的投资收益理论上不会是最高的。也就是说,食品饮料、消费互联网在未来是具有相对安全性的资产,硬科技将是盈利更丰富的领域。

具体包括半导体、新能源车、产业互联网等,其中新能源车龙头企业的机会可能已经挖掘得比较充分了,但其上下游产业链仍有很多机会等待挖掘。比如汽车座椅方面,目前全世界的汽车座椅的主要份额都集中在两家国外企业手中,而中国本地的公司与其合资也占据了很大的份额。未来随着中国汽车座椅厂商控制成本、提高效率等,再加上中国倡导内循环等,汽车座椅领域将会实现国产替代。

产业互联网则是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虽然产业互联网相对消费互联网是比较新的事物,在投资上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我觉得,其目前很可能处于类似消费互联网在2000年的早期阶段,其中的一些优质资产就好像早期的京东和淘宝。其中,A股市场中的一家公司可能是相对纯正的产业互联网龙头。据了解,其主营网上商品交易业务,就是撮合下游的众多小厂商大批量进货,类似美团这种团购模式。

投资是一个长期行为,我们当前对市场的认识和判断需要后续的印证,并在印证中修正自己的投资。

预祝各位投资人在兔年市场能有好的收益,更要读《红周刊》发现机会。

(注:张可兴系格雷资产董事长、创始人)

上一篇:

下一篇: